也就是说天弘97%的资产都以货币基金为主
发布时间:2019-06-21

  今年A股的火爆行情让投资者颇为振奋,在赚钱效应的影响下,就连银行储蓄存款也有所流入,但同时这也让靠货币基金起家的天弘基金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遭受了挑战,简单来说,就是跷跷板效应。

  众所周知,天弘基金早年靠余额宝实现了爆发式增长,然而在目前互联网理财越来越开放的情况下,余额宝早已不是投资者现金管理的唯一选择,一方面市场蛋糕被不断蚕食,而在股市大涨和货币政策偏松之余,货币基金收益率也逐级下滑,二者相加可谓对天弘基金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而纵观天弘基金,除了靠货基规模享受巨大红利外,其在权益产品投资上却毫无建树。

  曾几何时,余额宝在互联网的带动下成为公募基金领域的一匹黑马,也由此成就了天弘基金公司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弟,一跃成为公募规模老大,并霸占规模排行榜多年。可问题是,公募基金领域向来以主动投资管理能力为真功夫,对于凭借互联网同时还以货币基金这一固收产品成为网红的天弘基金来说,业内也是多有不服。

  不过理性的看,天弘基金的成功不仅是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同时也乘了当年货币荒的东风。《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2012年时,天弘基金旗下的货基规模仅有7.16亿元,2013年6月,天弘基金联手蚂蚁金服推出了余额宝,并在互联网的带动下迅速传播,凭借着操作简便、低门槛、零手续费、可随取随用、理财等多种功能,规模跃升至当年底的1861.89亿元。

  恰在此时,国际市场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带领下的影响也传导至国内市场,并在国内上演了“货币荒”。一时之间,余额宝成为炙手可热的香饽饽,2013年的年化收益率高达6%以上,与此对应的是,当年沪指跌幅为6.75%。此后,余额宝凭借在互联网上的“一家独大”规模不断增长,直到2018年,管理层意识到其流动性风险,并倡导公募领域的其他货币基金大力“上网”。

  2018年5月3日,余额宝新接入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的“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两只货币基金产品,这也标志着余额宝独享互联网货基蛋糕十大的终结,到2018年年底,天弘基金公司旗下的货基规模已经达到了1.3万亿,值得注意的是,这比2017年的1.7万亿下降明显,而从天弘基金的非货基规模仅占其总规模的2.9%,也就是说天弘97%的资产都以货币基金为主。

  除了规模的下降以外,货基收益率也早已不再高高在上。经过了2013年的货币紧缩之后,国内外再次回归到了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也导致货币基金收益率节节下滑,到2018年,余额宝的收益率已经跌破3%,而近期余额宝的收益率更是跌破2.5%。

  2019年股市一片火爆,而根据媒体的报道,在A股大涨期间,场内货基的份额下降非常明显,而据基金业内人士透露,其观察到的银行存款最近是有‘搬家’入市迹象。种种现象都已经透露出天弘基金靠货基独撑的现状已经十分危险。

  其实,天弘基金管理层也早已看到这种危险,并早早就计划着转型,试图摆脱对货基的依赖,可上面提到的数据已经让人很清楚的看到,天弘想要摆脱货基的转型之路实在艰辛。

  2015年2月份,天弘基金发布公告,井贤栋担任公司新董事长,原董事长李琦任期届满。上任之初,井贤栋就对外表示要推动天弘的转型,并提出而首当其中的就是扩充产品线,提高权益类、指数类产品占比。

  但从《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的统计来看,截止最新的情况,天弘基金旗下的货币基金数量有9只、债券基金数量有22只,股票和混合这类权益基金数量有42只。别看数量上,权益基金似乎多出不少,但从资产规模看却丝毫不占优势。这42只权益基金的总规模仅有156.5997亿元,而货币基金的规模有13061.1602亿元,再加上220.8254亿元的债券基金,天弘旗下的权益产品在公司内依然微不足道。

  而时间上,仅有5只权益产品成立于2015年以前,2015年当年成立的权益产品数量达到了29只,2016年成立2只、2017年成立3只、2018年成立3只。很明显,多数权益产品都是在井贤栋2015年新官上任时成立的,但此后就变成了虎头蛇尾,而且这些数量还是各份额分开来看,如果合并看的线年之后的权益基金数量更少。

  而且在42只权益基金中,有22只是被动指数型基金,剩下的20只才是凸显公募基金公司投研能力的主动管理型产品。

  从累计收益看,42只权益基金里面又有21只亏损,占比达到半数。而成立于2015年的天弘互联网混合至今累计亏损达36.29%,亏损幅度甚至超过了同年成立的指数型基金。身为互联网主题基金,其主要持股都为成长股,这也是其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从成立到2018年年底这段时间,天弘互联网混合只在2017年时盈利了17.66%,而在2016年和2018年的股市下跌阶段,这只基金的亏损都远远高于同类均值和指数。虽然,今年凭借成长股的超跌反弹,基金净值上涨了24%,但回本的路途还是遥遥无期。

  而天弘互联网混合这只基金的首任基金经理目前都在该公司任职,这就是肖志刚、田俊维二人。从基金经理变动情况看二人的合作看,2015年6月到7月仅一个月时间,就亏损了30.25%,当然也正赶上股市高位回调,不过1.2%的认购费和1.5%的年度管理费已然收入囊中,亏损则由投资者承担了。

  肖志刚和田俊维目前的管理经验是5年多和3年多,不过当时还仅仅是初出茅庐。虽然此后又陆续增加了姜文涛、陈国光、吴明鉴管理,但对业绩依然没有多大帮助。从去年12月8日,陈国光首次独自管理天弘互联网混合,这才受益于反弹行情。

  早年,陈国光一直从事研究工作,并在其他基金公司任职多年,现任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但从历史管理业绩看,与同类平均水平相比似乎也是表现平平。

  目前管理21只权益产品的基金经理共有13人,分别是刘盟盟、郭相博、陈国光、谷琦彬、肖志刚、姜晓丽、钱文成、王昌俊、李宁、田俊维、张子法、沙川、陈钢。但从今年内的业绩表现看,其中8只产品的盈利跑输了同类均值水平。

  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今年内主动管理型权益产品平均收益率为20%,可天弘裕利C、天弘裕利A、天弘新活力、天弘惠利、天弘通利、天弘安康颐养、天弘价值精选、天弘周期策略的收益全都不及均值,而前6只基金更是连10%都没有达到。

  以天弘新活力混合为例,该基金今年才获得了1.24%的收益。身为混合基金,其资产配置的高弹性给了基金经理很大的发挥空间,所以基金经理对市场的判断准确与否尤为重要,别看其累计收益有15%,但年化也还不到4%。而且从2015年成立伊始,基金经理就始终把这只混合基金当做债券基金来管理。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在其资产配置明细中发现,天弘新活力混合的股票资产占基金净值比例鲜有超过10%的情况,反观债券类资产却基本都超过了70%。这也就难怪在今年股市大涨的前几个月里,这只基金始终无动于衷了。

  与其情况一样的还有天弘裕利C、天弘裕利A、天弘惠利、天弘通利、天弘安康颐养等基金全都是打着混合基金的旗号,做着债券基金的买卖。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混合型基金在投资者认购时需要缴纳1%的认购费以及每年0.6%的管理费,但债券基金却没有认购费,而管理费每年仅收取0.3%。

  如此一来就可以清晰的看出,天弘基金旗下的多只产品都是以债券基金的操作变相多收取投资者不少费用。

  而天弘价值精选年内仅上涨了10.43%,根据去年四季度的持仓看,其并没有债券资产,但股票资产也仅有伊利股份一只,占基金净值的比例0.17%,今年业绩不佳很可能也是因为加仓幅度不大造成的。

  天弘价值精选的基金经理是田俊维,目前管理经验也仅有3年多,其历任券商研究员多年,2013年6月加盟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后,继续担任TMT行业研究员,直到2015年6月担任基金经理。但不幸的是,第一次担任基金经理就遇到了天弘互联网混合,导致任职回报亏损35%,其后管理的天弘文化新兴产业,虽然在2018年也亏损了14%,但受益于2017年牛市和今年的反弹,至今总算得到了正回报。

  总的来看,这6只年内业绩跑输的主动权益产品涉及的基金经理有姜晓丽、钱文成、王昌俊、田俊维、陈国光、谷琦彬,占到天弘旗下管理主动权益产品的基金经理总人数一半以上,固收产品的管理意识牢牢占据着天弘旗下核心投研人员的思维,短期内,想摆脱固收的标签几无可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