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浮亏上亿 公募基金躲过一劫
发布时间:2019-03-22

  于2018年6月8日上市,截止目前上市恰好一年。上市首日大涨44%之后,工业富联又收获了两个涨停板,第4个交易日工业富联股价冲高摸至26.36元之后转头下跌,开启了长达一年的下跌之路。尤其是去年10月至今年1月,其股价基本在发行价之下徘徊,今年2月随大盘反弹,但近期再次下跌。截止6月10日收盘,工业富联收报11.68元,较发行价13.77元的跌幅为15.18%,较最高价跌幅为55.69%。

  作为独角兽的最典型代表,工业富联上市之初受到了各路机构青睐。据工业富联此前披露的战略配售结果显示,工业富联最终战略配售数量为 5.908亿股,占发行总数量的30%,按发行价格13.77元\/股计算,此次战略配售合计将耗资81.35亿元。20家战略投资者获配,包括国家队、央企、险资以及腾讯阿里百度等互联网巨头,这被称为是A股史上最强战略配售阵容。其中,汇金公司、中国人寿保险、新华资产管理股票有限公司等机构获配较多,这些机构获配的股份中,50%锁定12个月,到今年6月已解禁。另外50%锁定18个月,也即将迎来解禁。而备受关注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均各自获配2178.6万股,锁定36个月。按持股数计算,目前三大互联网巨头已合计浮亏1.37亿元。

  对于迎来部分解禁的机构来说,当前价格已经跌破发行价格,此时减持就意味着亏损,而对于锁定三年的阿里、腾讯等机构来说,还有两年时间需要等待,这两年里他们可能迎来希望,也可能是继续煎熬。

  从前十大流通股东的情况来看,券商、公募基金子公司、QFII都曾从二级市场上买入工业富联。截止今年一季度末,其前十大流通股席位上出现的机构包括: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陆股通)、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挪威中央银行、全国社保基金一零五组合、六零三组合以及富邦人寿等机构。其中不少机构自工业富联上市就买入持有。例如,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自2018年二季度末时就出现在工业富联前十大流通股东席位上,持有1541.08万股,到今年一季度末持有2411.02万股,可见在下跌过程中该机构不断补仓,拉低成本。富邦人寿保险自有资金也自去年二季度末起就持有662.5万股,到今年一季度末持有数未变。

  北上资金通过陆股通渠道在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大举买入工业富联,去年四季度末北上资金持有1358.81万股,今年一季度末加仓至3241.89万股。从股价走势上看,如果是在今年2月以前买入,那么到目前为止大概率盈亏基本持平;如果2月以来才买入,那么大概率出现亏损。两只社保基金与北上资金情况类似,在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介入,相对而言持仓成本更低。

  其中也有不少机构浅尝辙止。例如UBS AG在去年二季度末持有约295万股,到去年三季度末,该机构就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去年5月29日才上报的公募基金战略配售基金未能参与工业富联IPO,或许是错过或许是幸运。从普通公募基金的持仓来看,据基金一季报数据,今年一季度末共有32只公募基金重仓工业富联。但其中只有10只基金持有工业富联占基金净值的比例在2%以上。

  汇安丰恒是灵活配置型基金,资产规模低于5000万元,一季度末,该基金只持有工业富联一只股票,对工业富联的持仓市值占到了基金资产净值比例的32.89%。也就是说,如果这一持仓情况到目前未变的线%,将给这只基金净值带来明显下跌。

  此外,持有工业富联占比较高的基金还包括易方达瑞智I、易方达瑞兴I、中海消费主题精选、中海能源策略、新华稳健回报、新疆前海联合新思路、汇安丰利等。

  上证50ETF虽然持有961万股,并出现在工业富联前十大流通股东席位上,但工业富联却不是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席位上。据WIND统计,目前工业富联在上证50指数中的权重只有0.32%,这也意味着工业富联的股价变动对上证50ETF的影响较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