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凭此获得了更好的利润表现
发布时间:2019-06-17

  “实际上打破刚性兑付,某种程度上投资者可以赚更多的钱,因为原来机构赚的风险收益差价是息差,现在是赚管理费,给予投资者的,不是预期收益率而是净值,赚的钱都给客户,赔的钱也由客户承担损失。”

  这是中泰信托董事长周庆斌在2017年底“2017卓越竞争力金融峰会”上一次讲话的部分内容。

  在此之前几个月,中泰信托刚刚遭遇“踩雷”。根据媒体报道,山东天地缘实业有限公司因向中泰信托借款2亿元未如期还款。

  再往前,2015年,中泰信托旗下项目“中泰·汇聚2号”曾经深陷政泉控股的盘古大观项目。虽然有足够的抵押物以抵消损失,但仍被部分投资者质疑无视盘古大观事件风险,在尽职调查和受托人职责上“形同虚设”。

  相比所谓刚性兑付这种随时可能被打破的行业“潜规则”,只有更好的风险控制水平,才更有可能帮助投资者赚到稳定的收益。但连续的踩雷事件不禁让人怀疑,中泰信托是否有这样的能力。

  2019年初,关于中泰信托踩雷的消息再次传出,这次的问题出在了贵州黔东南州。

  据报道,“凯里信托计划总规模为4.5亿元,分10期成立,资金向贵州凯里开元城市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开元城投)发放贷款,全部用于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工程白午安置房项目建设。但剩余第9期与第10期本金未归还,利息于2019年3月29日归还并分配。”

  贵州是当下发展速度最快的明星省份之一,伴随着大数据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基础设施体系不断完善,房地产价格也在不断上涨。

  黔东南州房地产市场同样受益于贵州如火如荼的发展势头。安居客的二手房价格走势数据显示,其2019年5月的平均房价已经上涨至5895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泰信托与参与凯里市“棚改”的凯里开元城投合作。根据“中泰·贵州凯里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介绍,融资方凯里开元城投是贵州省黔东南州的国有全资融资平台公司,主要行使政府授权范围内的城建资产投资主体的职能,2015年末总资产144亿元,净利润3.61亿元。

  除此之外,这次项目的担保方黔东南州凯宏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则被中泰信托视为黔东南州范围内实力最强的政府平台公司。

  但实际上担保方凯宏资产同样问题重重。2018年7月,作为“首誉光控黔东南州凯宏资产专项资产管理计划3号”的借款人,凯宏资产未按合同约定足额偿还,构成贷款逾期。

  截至2019年4月,开元城投事件仍在处理当中。在中泰信托的网站上,风险处置预案、延期征询函等相关文件以每月3篇的频率更新,但这些文件都被设置了查看密码。

  对于绝大多数金融机构来说,“暴雷”的项目都像是露出海面部分的冰山,在海面的尖峰下面,总有更多的风险因素隐藏。

  每年利润在亿元级别的中泰信托,原本就并非行业大鳄,其每出现一次出现状况,对于业绩来说都是非常严重的影响。

  根据中泰信托2018年报数据显示,其年末信用风险资产账户余额共计49.54亿元,但年末的不良信用风险资产数额已经是4.79亿元,这个数字接近其当年1.44亿元净利润的三倍以上。

  另外,其2017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从2016年的4.73亿元下降至2.48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再度下降,跌至1.11亿元。2017年有9000万增长的投资收益,则在2018年也出现了小幅下滑。

  从年报给出的信息来看,中泰信托在2018年并没有新增不良信用风险资产的总数额,其中次级类、可疑类、损失类信用风险资产和2017年一模一样,但其占到整体信用风险资产的比重仍然维持高位。

  与其将风控的重点放在捕捉虚无缥缈的拐点上,不如去仔细的研究每一笔生意的细节。

  中泰信托2018年报显示,其信托资产的分布中,房地产所占的比例为8.40%,自营资产运作中房地产000736)方面的数字干脆没有。

  相比之下,行业老大中信信托的信托资产分布在房地产行业占比为21.37%,总金额达到3530.01亿元,固有业务中的房地产资产分布更高,达到了22%;

  行业内另外一家大型机构中融信托,虽然相比中信信托在地产业务上的布局要少得多,但同样高于中泰信托,在信托资产中占比为10.99%,在自营资产中占比为1.92%。

  吴庆斌曾经表示,“中泰信托没有任何一单矿产类项目,无论煤矿有色,还是铁矿石,我们都没有做。中泰信托最核心的风控手段,就是大类资产配置绝不能出问题。如果我们发现某个行业出现景气度拐点,就会快速退出,或马上启动风险处理响应机制。”

  可能是基于这样的判断体系,中泰信托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都很少涉及到房地产领域的业务。但即便是少比例的布局,仍然没有阻止中泰信托在地产项目中频频踩雷。

  通过经营数据表现可以看到,涉及地产项目的中信信托和中融信托,反而做到了更加稳健的风险防控水平,也凭此获得了更好的利润表现。

  对行业整体走势、动向的掌控,向来是金融分析最大的难点之一。无数分析师在各类宏观数据、行业数据中耗尽心血,也未必能够取得足够的真实成效。

  对中泰信托来说,又有多么庞大的研究团队,有怎样的底气,去判断出某个行业的精准“拐点”,并且“快速退出”,“马上启动风险处理相应机制”?

  与其将风控的重点放在捕捉虚无缥缈的拐点上,不如去仔细的研究每一笔生意的细节,防止陷入到下一个黔东南。



相关推荐: